首页?>?短篇小说?>?故事新编

何处浮华笙歌落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是起舞瞬间,还是目光交汇的刹那?

  最美丽的时光,我遇见了你。

  时间是一把锋利的刀,把人和物都雕刻得找不到原形。五年的时间改变了苏未对爱情的所有憧憬。

  十六岁的苏未遇见十六岁的齐南。

  说好相守一辈子,可年少的爱情,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齐南说过,苏,我会站在你身后,无论多久,你只需要一个转身。

  等待是那么的漫长,那么多的痛楚,竟无人知晓。因为这是自己一个人的城堡,任何人也进不来,而自己也跳不出去。

  齐南,你可安好?

  时光的流逝无法抹去苏未对齐南的思念,纵使再不相见,心里起伏身影都那么清晰。当苏未不顾一切的回到曾经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时,等待的少年已不在。

  在夏天快要来临的时候,苏未又回到了这个北方小镇。

  一连的雨季,下个不停,没完没了的冷雨。

  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大街上,再次走过那些熟悉的地方,心依然会狂乱得无法平静。突然看见人群里熟悉的面孔,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瞬间在脑海里快速地闪过…….接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淹没了那张脸。

  以为擦肩而过的路人,只是形色匆忙的走过,然而却久久的盯着苏未,他眼里一闪而的有惊讶、有惊喜、有黯然、还有些说不出的情绪。

  “苏未?真的是你?”林枫抓着苏未的肩膀,激动地说道。

  林枫的脸上是故人久别,重逢后的惊喜。而苏未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学长?”苏未不确定的问道。

  “当年你就那样一声不响的走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对不起,学长,让你为我担心了。”

  隔了这么多年,苏未有着淡淡的疏离。

  晶莹的雨滴顺着伞面滴下来,波光潋滟。

  这样的相遇让苏未措手不及。

  罗漫对着她嫣然一笑,像是嘲笑般的语气说着:“哟,故人重逢......”

  “嗨,罗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当不起。当年你一声不响的离开,可知给齐南带来了多少伤害?你口口声声说你爱齐南,可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罗漫咄咄逼人的气势,让我不知如何回答。

  是啊,为什么呢?当年是什么让我选择放弃齐南,和家人一同回到苏州。

  故事尘封太久,如同千年的佳酿,刚起坛就感觉一阵眩晕。

  “罗漫。你没有资格质问我,我想,当年我离开的原因你比谁都清楚。”苏未平静的说道。

  对于罗漫的纠缠,我未多做停留,转身欲离去。却听见罗漫那一声哽咽的哭声,我不想回头,当年的谁是谁非已不重要,回不去的是过去,此刻只想回到齐南身边。理解罗漫心里的苦,爱得那么深,却爱而不得的苦。罗漫,当年我离开的时候,何尝又不比你痛苦呢。

  林枫快步的跟上苏未。看着苏未孤高的背影,林枫心里觉得异常的难受。

  “苏未,齐南,他很想你,去了苏州。”

  那一刻,苏未深深的觉得原来命运是那么的讽刺。

  天色灰沉沉的,让人有窒息的感觉。苏未抬头看了看天空,却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

  “学长,有时间在联系,我有事先走了。”苏未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远方。

  林枫望着苏未离去的背影,心里百味陈杂。

  “苏未,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林枫留下电话号码,不舍的便走了。

  林枫,很想,让苏未笑一笑。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苏未去了她和齐南高中的学校。

  校园依稀还是当年的摸样,只是经过时间的沉淀,多了一份岁月的沧桑。此时的校园,因为翻修,偶尔有两个工人师傅结伴而过,显得格外冷清,不安的小鸟在天空留在余长的音符。

  回忆的画面就那样毫无征兆的跳了出来。

  初遇的时间,苏未对齐南有着无法言喻的情感,似依恋,似喜欢,似爱。

  五年前的苏未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喜欢笑,喜欢舞蹈,喜欢一个人。

  那年,苏未作为艺术生被保送进了沈阳的重点高中。在迎新晚会上,苏未以一支《孔雀东南风》的舞蹈,倾倒了所有年轻男孩的心。齐南亦是其中男孩中的一个。

  齐南说:我永远无法忘记我们相视的那一刻,我愿用一生去回味。

  第二天,全校皆知高一(三)班,有个漂亮的艺术生,有着让人难以忘怀舞姿,回眸一笑的感染力。

  齐南从迎新晚会后,一直心不在焉的,似乎还沉浸在苏未望向这个方向时,而恰好撞见的目光。

  北方的城市很少让人觉得温暖,更多的是数不尽的凉意。

  上课时苏未总是魂不守舍,想到母亲受寒感冒,便怎么也坐不住了,一个劲地朝着窗外东张西望。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了,却遇见了一个陌生男孩,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庞,菱角分明的侧脸,颀长的身影,一件格子的衬衫。一身简单的装扮,看着莫名的让人心情愉悦。

  “苏未,我喜欢你。”

  “不好意思,同学,我有事,麻烦借过。”苏未显得有些不耐烦。

  说完,也没有等齐南说话就侧过身飞奔而去。

  苏未不知道,那个看着优秀的男生,为什么会喜欢自己。所以,并未花太多时间去了解。

  后来偶然在同学的说话间的知,他是年级的第一名。

  此刻的苏未无法平静了。

  她想只要稍微过一段时间就会淡下来。未曾料想,齐南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有愈加厉害之势。

  齐南每天会从他教室的一楼到六楼为苏未送早餐。

  齐南每天会陪苏未吃中午饭,尽管她的身边有其他的同学,尽管她并未允许。

  齐南每天会穿梭大半个城市陪苏未回家,在拥挤的车厢,为她避开摩擦的人群。人少时,坐在靠窗的位置,在玻璃上夸张的哈一口气,对着苏未画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放假,学校的流言早已传得人尽皆知。老师前前后后,找了两人几次谈话。可是年少的心,岂是三言两语便会动摇的。

  苏未对齐南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还来不及适应。在她十六年的生命里除了爸爸与外公这两个男人对她这么好过,再也没有人。

  齐南就像一束阳光温暖着她的整个生命。

  苏未知道,她迟早会沦陷的,只是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快,那样突然。

  一直以为自己于他,毫无爱情交集的可能,还是低估自己对爱情的抵触。

  那个雨天,苏未接到电话,“未未,赶快,赶快来人民医院,你爸爸出车祸了”

  那一瞬间,苏未的心仿佛在冰天雪地中挣扎。顾不上请假直接抓着书包就冲出了教室。这时,齐南的班级正好在操场上体育课。齐南的同学远远的就看见了苏未,便撞了撞齐南的手臂,“那不是苏未吗?看她的样子好像很急,你不去看看啊?”

  话未说完,齐南已经不见了身影。

  “苏,怎么了?怎么还哭了?”齐南急急的跑了过去拦住苏未。

  “我爸出车祸了。呜

#p#副标题#e#

  呜...........”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医院。没事的,有我呢,我会陪在你身边。”

  或许,就是齐南的那一句“没事的,有我呢!”让苏未动了心。

  苏未的爸爸没什么大碍,只是左腿粉碎性骨折。做完,再休息一段时间就行。

  齐南和苏未到医院的时候苏爸爸已经从手术室里转进了普通病房。苏妈妈的情绪也没有打电话时那么激动,只是悄悄问苏未她和齐南什么关系,苏未也只说他们是同学。丝毫未提刚才萌生的想法。

  微风拂煦的下午,苏未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决定和齐南在一起。

  已是隆冬时节。

  少年每天早晨来接那个一脸笑容灿烂的女孩一起去吃早餐,途中少年总会扯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女孩围上,将她的手放进自己的衣袋中,一路的呢喃细语。

  下午放学后,齐南会在他的教室一边等苏未从舞蹈室出来,一边给她写当天的课堂笔记。

  然后一起去骑双人单车,一起去海边,一起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留下他们的身影。

  记忆里的寒冬,藏了你我多少的年华,曾在单车上结下的誓言,被风一吹就无声的落下,徒留了一地的荒芜。

  原来幸福是如此短暂的存在着,苏未还来不及明白。

  齐南因为参加全省高中生辩论赛去了外地不能接她放学了,当苏未从舞蹈室出来的时候,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冷漠,高傲是苏未在心底给这个女人的评价。

  “你就是苏未?”陌生女人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不屑。

  “是的,阿姨。”

  “我是齐南的妈妈,你不适合小南,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分手吧,我会给你相应的补偿。”齐妈妈几乎是以俯视的姿势说完这些话的。

  “阿姨,我不会离开他。”

  “爱,多么沉重的词,小姑娘,你还小,人生有很多远比爱情重要的事。”

  说完就是高跟鞋哒哒的声音,直至渐渐消失,苏未也没有回过神。

  苏未烦躁不安,开始害怕,自己会离开齐南。她的不安齐南看在了眼里,很多次都很想问问她,这段时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可看到苏未疲惫的神色又收回了快要说出的话。

  很多时候,你来不及问的话语,间接的造成了两个人内心的不安与怀疑。

  就在苏未不知该不该如齐南妈妈所说,离开齐南时,罗漫出现了,和齐南青梅竹马的玩伴。

  “苏未,是吧,给我离开齐南,我不想跟你多做纠缠。”

  罗漫的身后站着几个不良少女,她们服饰奇特,发型怪异。

  “如果我说不呢?”苏未毫无畏惧的对着罗漫回道。

  “废话少说,是你咎由自取的。”

  在罗漫的一个眼神下,她们拥蜂而上。

  当紧凑的拳头落在苏未的身上时,疼,疼得想要落泪。

  宋玉请假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后操场的花园中一瘸一拐的走着。“嘭”的一声撞上了一个男生,苏未连声说着抱歉,而被撞的那个男生看见苏未惊喜不已,看着她浑身脏乱的衣服时不禁诧异。

  “你怎么会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要紧吗?”

  林枫顿了顿,又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那天在苏未最需要齐南的时候,是林枫送了她回家。

  “我叫林枫,高三一班。”帅帅的男生在苏未家的门口做着自我介绍。

  “林学长,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迟疑了很久,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似曾觉得见过。

  “苏州二十三路公车上,是你给我的两枚硬币。”

  “那个钱被偷的男生?”

  “是的”

  苏未遇见了那个在南方公交车上场面尴尬的男生——林枫。

  一周了,苏未都请假在家。她不想去学校,让齐南看到她满身的伤痕。宋玉也打过电话问她,为什么不去学校,她只说家里出了点事,关于其他只字未提。这几天齐南的电话不下百通,但是一律拒接,她害怕她忍不住对着电话诉说她的不安,她的无可奈何,她的委屈。

  去上学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刚进校就匆忙的去找齐南,意外的是又遇见了林枫。

  “你好,林学长。那天谢谢你送我回家。”

  “不用,就当这谢谢,与你当年帮我一样,扯平了吧。”

  “苏未,你…...”他其实是想要问齐南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他如此吗?

  在苏未不知道的世界,林枫在默默的关注着。

  但是上课铃却响起,将林枫的话打断。

  苏未不得不快速回到教室,好容易才赶到老师到来之前的一分钟进了教室。

  下课铃声未完,苏未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教室,她要去找齐南。在二楼转角,她听见背后有人在叫她。

  “苏未,你的书掉了,给你。”

  “啊......谢谢林学长。”

  “下次别冒失了,女孩子注意一点,嗯?”

  “嗯,知道了”苏未开始脸红,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女孩被一个不算熟悉的男生说冒失还是很尴尬。

  这样的场面刚好被齐南看见。齐南多想冲上去把苏未拥在怀里,告诉所有人,苏未是他齐南的女朋友。

  苏未已经消失一周了,她会不会在乎自己满心的担心。齐南想,她也许厌倦了,让她一段安静的时间吧。

  回眸,苏未看见了转身离去的齐南。

  此刻的苏未有着前所未有的心痛。

  他们开始冷战。

  苏未终于受不了齐南的疏离。主动打电话,却听见冰冷的女声想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反反复复的声音一直响在苏未耳边。

  “齐南,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原谅我好嘛?”

  第一条短讯息。

  “齐南,前几天,我因为有事回了苏州,走得太匆忙,来不及告诉你。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第二条短讯息。

  苏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拿着手机。

  “齐南,我想你了。”

  在苏未失神的时候,屏幕终于亮了。

  “苏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怕下一秒你就会消失不见。”

  苏未的心,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她知道终有一天,会离开齐南的。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苏未哭了,为自己即将分离的爱情。

  齐南,你可知道我的为难?

  之后的齐南与苏未都选择了回避这件事,两个人相处如初。只是,苏未遇上了林枫。而齐南认识了如他般爱苏未的林枫。

  苏未生日的前一天,齐妈妈又一次在操场找上了苏未。在众人惊艳,诧异的目光中,齐妈妈衣着光鲜而亮丽,神色漠然的下了车。踏着高跟鞋,走向了苏未。

  “我给你钱,你转学。”

  苏未一句话未说。

  苏未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齐南妈妈高傲冷漠的眼神。

  “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离开齐南。”丢下这句话,齐妈妈转身上了车,绝尘而去。

  苏未不知道该怎样发泄自己内心的委屈,唯有一个劲的哭。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俨然成了泪人。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似乎也在为苏未悲伤。

  操场上围观的人络绎不绝,嘲笑的语言不绝于耳。

  宋玉在得知这件事后,快速的找到了苏未。只见苏未抱着膝

#p#副标题#e#

  盖,把头埋得很低,肩膀在瑟瑟发抖,头发已有些许的凌乱。宋玉悲愤的眼神唰的扫过人群。

  “苏未,你别哭了好吗,苏未,我知道你很伤心,苏未.........”

  小玉,我只是爱齐南,难道这都不可以吗?”苏未的声音哽咽不清。

  苏未的悲伤让宋玉隐约的感到不安。她知道苏未有多爱齐南,她也知道他们要想在一起有多不容易。

  “苏未,我们回教室吧.”

  哭声渐渐地停歇,苏未拿着宋玉塞给她的纸巾擦了擦脸颊,拭掉泪痕。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宋玉说“小玉,你先回去吧,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

  宋玉是知道苏未性子的,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看她。就转身离开了。

  随着宋玉的离开,人群也开始慢慢的散开。

  苏未本以为没事了,却没想到罗漫在距离不到两米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她,那样的眼神似嘲笑,似讥讽。

  罗漫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苏未,“苏未,我早就说过让你放弃齐南。如今,你也不过是自作自受而已。”

  “罗漫,你做梦,不可能。”

  “没有关系啊,我可以等啊。”

  “你放心,你永远进步了齐家的门”

  苏未拧着眉,久久的不说话。转身离去

  齐南,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如果可以,多希望我们永不分离。

  齐南,这个时候我多希望你陪在我的身边。

  此时的苏未,很狼狈。可就是以这幅狼狈模样再次遇见了林枫。

  林枫也知道刚才发生的事,包括罗漫和苏未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很想安慰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说什么呢?难道告诉她,既然喜欢齐南那么辛苦,那么就放弃吧,我也同齐南般爱你。我不会让你伤心难过。

  “林学长,我好难受,心痛得快要死掉。”

  “苏未,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点。我的肩膀借给你哦。”

  这样的画面,似情人间的低语。微妙的距离,林枫温柔的眼神,苏未埋首在他的胸前。让拍摄者找到了最佳的焦距。

  第二日,放学后,齐南抱着一大束玫瑰在走廊的一角等待着还没有下课的苏未。然后他们一起肩并肩的走过那个不算大的城市里繁华的每一个巷口,在心意阑珊的夜下,在璀璨的霓虹街灯下,并坐在花坛的石阶上看着这个浩瀚的星空。齐南极尽温柔的搂着苏未,如珍宝般呵护着她。

  齐南,在我最美丽的年纪给了你我全部的爱情。

  在苏未年少的青春里,除了齐南的身影在无他人的存在。

  可上天却给苏未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不久后,齐南在课桌的抽屉里意外的发现了,当时苏未与林枫在一起时那些画面的照片。

  齐南狠狠的撕碎了照片,那些让他心痛的照片。

  齐南的心,开始一片冰凉,一片荒芜。

  苏未,终究你还是会离开我的,想到至此,齐南不由得笑了,笑得悲怆,笑得凄凉。

  往后的时间,齐南没有再去找过苏未,放佛忘了她的存在一般。

  年少的爱情,轰轰烈烈,以至于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

  “妈妈,最近外公得身体,还好吗?”苏未笑着问苏妈妈。

  “还是那样吧,希望天气暖和些,你外公会早些好起来的。”苏妈妈慈祥的回到。

  “嗯?妈妈,我想回家念高三,回去陪陪外公。”

  苏妈妈想了想,自己也该回去承欢膝下了。本来自己打算陪女儿念完高中再回南方的,既然女儿也想回家,这样一起回南方也好。

  苏妈妈以为女儿只是想家了,并为多说什么。沉吟了一会,开口道:“未未,可是妈妈怕这样会耽搁你学习。”

  “妈妈,不会的,女儿保证。”苏未搂着苏妈妈撒娇似的说。

  一想到就要回苏州了,苏未的心生生的疼了一下。这儿有她爱的人。苏未想到即将要离开齐南了,那种不舍,让她红了眼眶。

  苏妈妈看着女儿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更加的确定马上回去的信念。

  齐南,我就要离开你了。

  天空下起了雪,以铺天盖地的速度席卷了这座城市。到处都是一片明亮的雪白,银装素裹。

  雪花像个顽皮的孩子,在窗外嬉戏。

  苏未的父母已经给她办了转学手续,时间定在一周后回南方。

  苏未去给齐南道别,齐南却赌气不见,几次下来,苏未只好带着绝望随父母一起回去了。

  “小玉,我回南方了。忘了告诉你,我最高兴的,是与你成为朋友,祝你幸福。最好的朋友,苏未。”苏未发完信息,便丢了卡号。她不想与这坐城市再有任何的联系。

  两个月后,齐南越发的开始想念苏未。在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找苏未的时候,才得知她转学了。听到这样的消息,齐南不亚于晴天霹雳。

  齐南的心,支离破碎。可又能怎样呢,不顾一切的去找苏未吗?找到了,又能怎样呢?

  风吹过,让人觉得刺骨的寒冷。

  回忆到最后,苏未泣不成声。

  苏未抚摸着操场边上的舞台,那里是她初遇齐南的地方。她记得那个有着好看眉眼的男生,是她多年不曾遗忘的人。侧过身,背靠着锈迹斑斑的舞台,开始拼命压抑自己莫名疯长的悲伤情绪。她又笑了,笑得妩媚而心酸。

  那个你最爱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最后。

  回到苏州的那五年,苏未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齐南。对着窗外的景物,总能浮现出齐南的模样。

  沈青言说过,这辈子除了齐南,再也没有人能给得了苏未爱情。

  离开齐南之后,苏未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去爱一个人。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毫无保留的去爱别人。

  爱上齐南之外的人。

  十六岁时,苏未爱上齐南。此后五年,她的世界只有他。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byshuyuan.com/Gsxb/870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伯牙书院-皇冠在线投注网|官方网站故事欣赏-散文诗歌大全

http://www.byshuyuan.com/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伯牙书院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墨鱼部落格友情技术支持